《聊斋》之张鸿渐的人生奇遇,比狐狸精更可怕的是什么?

发布时间:2021-11-20编辑:admin阅读(4)

《聊斋系列片》拍摄于1987年,但一向被称为“86版聊斋”,一共47个故事。当年看时对里面的演员还比较陌生,如今再看,却发现许多熟面孔,像陈红、瞿颖等大美女,竟然都曾经出演过这部电视剧。《聊斋系列片》片中大多的狐狸精都是善良的化身,而相反一些人类却是丑恶的化身,在那个封建时代最可怕的不是鬼怪,而是人。张鸿渐受到了狐狸精的恩惠才逃过劫难,相比之下县令的残暴,狐狸精要善良的很多。张鸿渐,是永平郡人。年方十八岁,是永平郡有名的秀才,威望很高,大家都很尊敬和佩服他。但是当时这里的卢龙县令赵某异常贪婪残暴,百姓们受尽压榨,叫苦连天,人们没有办法伸冤,叫天天不灵,叫地地不理。让人可恨的事情是有个姓范的秀才被赵县令用杖刑竟然活活打死,全县的秀才们对范生的屈死都忿忿不平,要到省里的巡抚衙门去为范生鸣冤告状。于是这些找到了张鸿渐,求他起草状词,并约他一起赴省。张鸿渐愤愤不平,于是就答应和他们一起去告状。这时候张鸿渐的妻子却劝他说:你跟他们一起去,告状赢了倒好说,人人可以贪功,但是败了呢?就纷纷瓦解四散,在这个世界都是看钱财和权利的,是非曲直很难得到伸张,你又没有兄弟,如果有什么三长两短,在您危险的时候谁来搭救您?要说这张鸿渐的妻子方氏,长得很美,性情贤惠,张鸿渐觉得妻子说的话很在理,于是婉言谢绝了秀才们的请求,只为他们写了状词就走了。再说这些秀才们来到巡抚衙门,巡抚对这起案子审理了一下,没有作出结论。谁知道祸端居然发生了,这赵县令用了巨额金钱贿赂上司,这些秀才们竟得了个结党谋反的罪名被抓起来,并又追查写状词的人。张鸿渐在家里听到了消息,他感觉很害怕,妻子也劝他赶紧去外面暂时躲避风头,等风头过了再回家,于是他带了些盘缠逃离了家乡。他一直逃啊,逃啊,逃到了陕西凤翔府境内,这时候他身上的盘缠已经用光了,他在在旷野中徘徊,寻不到住宿的地方。于是一路走啊,走啊,走,来到了一座荒凉的破庙之中,张鸿渐闭目养神好一会,然后就继续赶路,大概到了中午的时候,日上三竿,荒野中他在一座牌坊下休息。他这时候不由得想起自己的妻子来,从包裹里拿出一块手绢,这是妻子给自己的,妻子方氏把随身的汗巾(手帕)送给了他,提醒他出门在外,不要忘了家中的妻儿,脑海里不由自主浮现出貌美如花的妻子。休息了一会张鸿渐继续赶路,他不走管道,怕遇到官兵,于是就走小路和丛林里。走走着,走着,又累又渴还困,没有多久天就黑了。这时候他看到丛林之中有一处人家,家中有灯光亮起,于是便想到这户人家借宿一下。张鸿渐走上前去敲门,开门的是一老太婆,于是向她说明了自己的请求,老太婆爽快地答应了,但是有一个要求:就是明天天亮之前必须离开。老太婆领他走进庭院,来到偏方,让他在这里暂时借宿一晚上,并再次叮嘱他明天天亮之前必须离开。时间不早了,张鸿渐准备要休息的时候,这时候走过来一个丫鬟和小姐,小姐说要请他去厢房过夜,并且还好酒好菜款待了他。刚开始的时候张鸿渐还婉拒,可是小姐一再的请求,他便答应了,在酒足饭饱之后施舜华来看望张鸿渐。顿时他便被小姐给吸引住了,直勾勾地盯着她。施舜华发现张鸿渐看着自己,于是问道:“相公你只顾看着我做什么?”张鸿渐说:谢谢留宿之恩,改日再来报答。施舜华却说:“又何必等到来日呢?今夜以身相许,想必相公不会嫌弃小女子。”张鸿渐的惊讶也很惊喜,但他还是如实告诉她:自己已经有妻子,还有孩子。但是施舜华却不在乎,一切都是自己心甘情愿的,还说这是上天注定的姻缘。于是两个人便成就了一段美好缘分,话说第二天天还没有亮的时候,施舜华就催促张鸿渐赶紧起床,并给了他一锭银子。施舜华说道:这银子作为他的盘缠之用,并叮嘱他路上要小心。有一天,张鸿渐来到街上,看到一位母亲为了生活,想要卖掉自己的孩子,结果来了一地痞流氓,他出钱买下了这母子,看到这情况他想起自己的老婆和孩子,于是就想早点回家。于是他打算回到宅子里来跟施舜华道别,可谁知道这宅子居然消失不见了,他找了一会,突然又出现在眼前。刚进到宅子里老太婆就责问他为什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张鸿渐支支吾吾不回家就慌忙搪塞过去了。到了晚上吃晚饭的时候,施舜华知道张鸿渐发现了端倪,索性直接说出了真相,说自己狐狸精。但是张鸿渐却很淡定,没有一丝的慌乱,说自己和他的这段姻缘是上天注定的,而张鸿渐一直沉默,施舜华明白他心里在想什么,于是告诉他,自己现在就施法,让他回家见自己的妻子和孩子。回到家里以后妻子告诉他,之前告状的秀才,有的被关进大牢,有的被发配充军,有的被当庭打死。张鸿渐很庆幸当初听了妻子的话没有去告状,否则的话今天自己还不知道怎么样了,两个人又聊了好一会,说说贴己的话,然后吹灯休息。两个人云雨一番之后,妻子便问他这些日子都去了什么地方?碰到什么事情没有?张鸿渐一五一十地说了整个事情的经过,把自己的所在所问都全部告诉了妻子,而这时候妻子却有点生气。方氏说:我在家每天提心吊胆,担心你的安危,你倒好,在外面勾搭精,忘了家我和孩子张鸿渐说:自己也是身不由己,狐狸精对自己有恩,但自己也时常牵挂着妻子和孩子。谁知道妻子却变成了施舜华,原来她是想知道自己和他妻子,谁在他心里重要,得知结果的她并没有生气,反而认为张鸿渐的确重情重义之人,她决定结束自己和他的这段姻缘,还把他送回家。张鸿渐恋恋不舍地告别了施舜华,然而他刚回到家,妻子就要撵他走,妻子告诉他:现在满大街都是缉拿张鸿渐的告示,之前跟他一起上诉的秀才们,有的被关进大牢,有点被充军,有的被砍了头。张鸿渐听到这个时候,决定再次出逃,可就在这时候却突然听到了敲门声。原来来的不是别人,而是一泼皮无赖。这泼皮无赖看张鸿渐不在家,时常来骚扰妻子,这下看到张鸿渐回家了,于是就要去衙门举报他,想要领赏银。张鸿渐没有办法,只好杀了他,妻子让他赶紧逃跑,可是他为了不让妻子和孩子受到牵连,于是决定到县衙自首。衙门根据他的罪行,依法判他发配充军,就在充军的路上,施舜华突然出现。她是来搭救张鸿渐的。两位公差被她的美貌所吸引,施舜华请他们到家里做客,并设计灌醉他们,然后成功的搭救了张鸿渐。施舜华把他安排到太原教书,先躲避一阵子再说,可是他却想施舜华留下,陪自己在太原教书过日子,可是施舜华却拒绝了。施舜华安排他去太原教书,而张鸿渐还想继续沉沦在醉生梦死的温柔乡,于是想让施舜华陪他一起教书,但遭到了拒绝。时间匆匆一过,转眼就十五年过去了,这天晚上张鸿渐正在看书的时候,施舜华再次出现了。她告诉张鸿渐说:皇帝驾崩,太子登基大赦天下,他的罪行被赦免了,他现在可以回家和妻儿团聚了。可张鸿渐得知后,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兴奋,他想跟施舜华比翼双飞,一起过日子,可是施舜华说自己和他的缘分已经尽了,让他赶紧回家和妻儿团聚。张鸿渐来到了家乡,可快到家门口的时候,发现有两个公差策马而来,他吓得转身就要逃走。就在这时,施舜华,再次出现,她说:“我说过几次与君永别,这次现身是告诉你,你家公子金榜题名中了进士,官差是来报喜的,赶快回家团聚吧。”说完,她消失了。而张鸿渐回到家里之后,和妻儿团圆,并告诉了妻子所有事情的经过,夫妻俩遥空对月祭拜,感谢的救命之恩。张鸿渐,永平人。年十八,为郡名士。时卢龙令赵某贪暴,人民共苦之。有范生被杖毙,同学忿其冤,将鸣部院,求张为刀笔之词,约其共事。张许之,妻方氏,美而贤,闻其谋,谏曰:“大凡秀才做事,可以共胜,而不可以共败:胜则人人贪天功,一败则纷然瓦解,不能成聚。 今势力世界,曲直难以理定;君又孤,脱有翻覆,急难者谁也!”张服其言,悔之,乃婉谢诸生,但为创词而去。质审一过,无所可否,赵以巨金纳大僚,诸生坐结党被收,又追捉刀人。 张惧,亡去。至凤翔界,资斧断绝。——《聊斋 张鸿渐》

标签未知

评论